返回

FORNICATION系列1—帝国之乱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5m6.xyz  http://www.fensedh.com

FORNICATION系列1—帝国之乱


主题思想:人类一切的恶根性都来源于权力、金钱与欲望,古代是这样,现代是这样,未来也是这样。主要大纲:本书预定写六部,分别为:盛世危机/奸臣乱国/宫帏暗斗/外戚篡位/卧薪尝胆/重建帝国第一部盛世危机(公元9985~9988)第一章孪生女婴公元9985年8月的第一天。刚刚度过了一年中最热的节气—大暑,大汉帝国炎热的天气也到达了极致。清晨的天空晴朗得像一匹绷得紧紧的宝蓝色绸缎,清澈明亮地笼罩在帝国广袤的陆地和海洋之上。几片薄薄的云彩像棉絮一样飘浮在天空中,这才能使人们感觉到眼前世界的真实。初升的太阳就像一团燃烧的火球突然冲出了海面,「嗖」地就占据了蓝天的正中央,千万道灼热的金光毫不留情地燃烧着那一片片的「棉絮」,然后继续凶猛地射向大地,灼燎着大地上一切可以接触到的物质。大汉帝国的京城北平刚刚遭遇了一场十年难遇的干旱,已经将近三个月没有降过一滴雨水了。大地似乎已经无法忍耐太阳光毒辣的抚摸,到处都是龟裂的口子,想以此散发内部难以忍受的热量。池塘干涸了、小河断流了、树木枯萎了、禾苗变黄了、粮食欠收了、家禽饿死了……人们整天无精打采地呆在家里,一面躲避着那毒辣辣的阳光,一面忍受着饥饿的折磨……在北平城南区的一座大宅子里,此时却人来人往地并不平静。女眷们进进出出、忙忙碌碌的,有的烧水、有的端水、有的杀鸡、有的煮汤……她们的衣服都已经被浸湿,汗水在她们的脸上汇聚在一起,不断地流了下来,然后像小溪水一样落到地上,很快就被蒸发得无影无踪。可是她们谁也没有停步休息,她们能够感受得到炎热的辛苦,可是家里面马上就会发生的大事让她们暂时忘却了这些,因为这是女主人的第一次,也是男主人的第一次。在大宅子中的其中一间大房间里,一个中年男子也在不断地来回跺着步子。男人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身形有些瘦削,仪表端庄,斯文稳重,一副学者的风度。虽然天气炎热,可是他依然衣着整齐,毫不理会身上汗水的黏滑。他的脸上露出了焦虑的神情,不时地望向窗外。「啊……啊……」这时候隔壁的房间又传来了几声女性痛苦的叫喊声,中年男子的心再次揪紧了起来,他快步走到窗前,紧张地望向声音传来的那间屋子,双手紧紧地握住了窗棱,嘴里喘着粗气。「霞儿,你可要坚持住啊!再努力一下就行了。」中年男人自言自语地说。女性的叫喊声停止了,大房间中又恢复了安静,只有那无处不在的热力,继续灼烧着中年男子的肌肤,也折磨着他的内心。他无力地叹了口气,感到有些精疲力竭,不单是身体上的,也是精神上的。他回头看了一眼巨大的书桌,眼角瞄了一眼书桌上的那沓白纸,又长叹了口气,然后慢慢地走了过去。书桌是红木做的,很大,也很光洁。仆人们每天都会认真地擦拭它,因此它的表面就像一面镜子,可以清晰地把人的影像倒映进去。中年男子下意识地对着桌面照了一下自己的脸庞,发现它竟然是如此地憔悴、失落、忧虑……可不是吗?最近遇到的事情足以使他这个外表温和、内心坚强的男人也难以乐观下去了。他并不怕被降职、免职甚至投进大牢,当初皇帝委以重任的时候,他就下决心要为皇帝分忧,为百姓造福。现在既然没有完成皇帝交给他的重任,也辜负了百姓对自己的期望,受到惩罚是应该的。他只是很担忧百姓的生活。该死的老天爷把大旱带给了帝国的人民,他也没有办法,他不能够跟老天爷作对,他也没有办法跟老天爷作对。他焦急、苦恼,他愤怒、灰心、茫然……他迷茫了——人怎幺能够跟老天抗衡呢?!中年男人的眼睛终于不情愿地落到了白纸上面:雪白的纸上只有寥寥的三个字「请罪书」。这三个字已经在这张纸上呆了有一天了,可是二十多个小时过去了,纸上仍然还只有这三个字。中年男子无数次地举起了笔,可又无数次地将笔放了下来,该怎幺写呢?真的就应该如此放弃了吗?百姓怎幺办?他的家里人怎幺办?他的前途怎幺办?中年男人有一个引以为豪的年轻时代,凭借着自己先天的聪颖天资和后天的不懈努力,今年才仅仅三十五岁,他就被皇上任命为了大汉帝国的工部侍郎。在帝国总理政务的三省六部中,工部主要负责全国的城郭、宫室、舟车、器械、钱币、河渠等的政令,而工部侍郎则是仅次于工部尚书的官员,官阶为正二品。在当今帝国为数不多的高级官员中,又有谁比他年轻呢?又有谁比他有前途呢?他早已经在佛祖的面前立下了八字誓言:报效皇帝、造福百姓。而且他的婚姻也非常美满幸福。虽然由于学习和工作耽误了几年青春年华,可是他并没有成为一个幸福婚姻的落泊者和失败者。两年前,他终于遇到了他的夫人霞儿,很快,他就和年仅一十六岁的霞儿堕入爱河,共结连理。霞儿年轻美丽,心地善良,两人的婚后生活亲密无间,每天都好像是在度蜜月。终于在去年他被任命为工部侍郎的时候,他和夫人决定要个孩子,就这样,霞儿怀孕了。可是就在孩子要出生的时候,老天爷却给他出了这幺个难题。老天爷是在惩罚他呢?还是在考验他呢?中年男子苦笑着摇了摇头,乌纱帽恐怕是要丢掉了,还好夫人会给他生育后代,就凭自己这个聪明的脑袋瓜子和勤劳的双手,自己难道还怕不能养家糊口吗?中年男子突然抬起了头,振作了起来,他毅然地拿起了笔,坐直了身子,然后在白纸上落下了第四个字「臣」,接着是第五个字「萧」,再接着飞快地写了下去:「仕廉,承蒙皇上厚爱,委以重任,诚惶诚恐,鞠躬尽瘁……」「啊……」就在中年男子飞快地写着这篇「请罪书」的时候,那声凄厉的女子叫喊声再次传入了他的耳中,打断了他的思路,而且这次仿佛比之前的显得更加痛苦。中年男子猛地扔掉了手中的笔,站了起来,飞快地朝窗户走去,还没有到窗边,就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萧侍郎,萧侍郎……」伴随着敲门声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中年男子打开门,一个穿着护士装的女人站在门口,他急忙问道:「发生什幺事情?是夫人生了吗?」「还没有呢,萧侍郎。夫人怀的是双胞胎,现在产前准备不算太顺利,可能还要再等一会儿。」护士解释道。「双胞胎?是男的还是女的?」一听说夫人怀的是双胞胎,中年男子的眼睛一亮,欣喜之情溢于脸上。他喜欢女孩,但是更希望第一胎能够生一个男孩。传宗接代的传统思想多少还是影响着他,生个儿子继承家业还是很重要的。他跟夫人说过,夫人也理解他的想法,但是能否实现这个愿望,可就要看老天爷的意思了。「又是该死的老天爷!」中年男子心里暗骂了一句。「还不知道性别。不过夫人现在疼痛得要命,她很希望您能够在她的身边安慰她。所以接生的大夫叫我来征求您的意见,看您能不能过去一趟。」护士又急切地说。「你怎幺不早说呢!走,我们现在就去!」中年男子听了护士的话,一点儿也没有迟疑,就抢在护士的前面出了门。干净的客房中摆放有一张大床,萧仕廉的夫人霞儿就躺在那张床上,房间中还有另外四、五个身穿白色大褂的女人。客房并不算小,可是天气实在太热了,又害怕孕妇受风而着凉了,因此房间的窗子和门都紧闭着,导致此时房间里面像蒸笼般弥漫着一屋子的水汽,水汽中还混合着一种怪异的味道。甚至可以看到屋子里面的几个女人的头上面不断地散发出白色的气体来。萧仕廉快步来到了夫人的身边,紧紧地握住了她的一只手。霞儿雪白的胴体上面没有半丝寸缕,由于天气炎热,原本盖在身上的白布单也被拿掉了。还好负责接生的大夫和那些帮忙的护士们都是女性,而萧仕廉又是她的相公,虽然还是有些难为情,可是也顾不得这幺多了。「霞儿,我来了,我就在你的身边呢。」萧仕廉温柔地对夫人说。霞儿正闭着眼睛抵御着强烈的痛楚,她已经感觉到她的小手被包合在两只温暖的大手中间,那手上的充满了关爱的温暖传递给了她的小手,并顺着肢体传遍了她的全身。她知道是她的相公来了,她的心情立即变得轻松起来,甚至下体的痛楚也感觉没有那幺强烈了。霞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地呼了出去,然后睁开了眼睛。果然是她的相公正用充满紧张焦虑的眼神望着她。她一面快速地喘着气儿,一面勉强地露出了一丝笑容。「相公……你来了,我就……放心了……咱们的宝……宝宝好……淘气,就是……不肯出来呢……嗯……」讲到这里,霞儿突然又发出了一声呻吟。萧仕廉突然感到自己的手掌被夫人的小手用力地握了一下,那是一种下意识地、发自内心的力量,萧仕廉甚至都感到了手上的疼痛。他仿佛能够感受到夫人全身肌肉的绷紧,以抵抗那钻心一样的疼痛。萧仕廉任由夫人在他的手上发泄着身体内的疼痛,他弯下了腰,在她的小嘴唇上用力地吻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望着她。以往夫人不高兴的时候,萧仕廉都是以这种方式安抚她的内心,使她平静下来的。萧仕廉望着床上的夫人,眼中充满了柔情。霞儿今年年仅一十八岁,年轻少女的优势在她的胴体上展现得淋漓尽致。纤细匀称的娇躯充满了少女的活力;娇嫩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感觉不出来有一点儿的赘肉;修长笔直的大腿弯起来支撑在了床上,由于炎热和疼痛从体内分泌出来的汗珠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她的大腿,匀称、晶莹,更加可以体现出她的大腿的健康与迷人;两条雪白的大腿的交接之处则是那女人最隐密的私处,霞儿的下体干净、单纯,为数不多的阴毛像绒毛一样柔软而带些卷曲,更加衬托出她那娇红、鲜嫩的阴户来,萧仕廉很喜欢这样的阴户——青春、娇美、毫不淫靡。萧仕廉又顺着阴毛朝上看去,看到了夫人那滚圆的肚子,这里是霞儿身体上变化最大的地方,也是萧家子孙后代在诞生前的庇护所。巨大的膨胀使得霞儿肚皮显得白里透红,平常娇嫩的皮肤感到只有薄薄的一层,稍微一用力就要破裂了一样。萧仕廉可以体会得到夫人的艰辛,但是他的内心更多的是兴奋,这幺大的肚子,生活在里面的,一定是两个又大又健康的胎儿,而且很可能就是一对儿子,是他们萧家未来的继承人。萧仕廉的眼神又移动到了夫人的那对乳房。经过了两年的辛勤耕耘,霞儿的乳房已经由处女时代的娇小、玲珑,仿佛如干涩的青梨子一般,变成了现在的坚挺、肥嫩,虽然还算不得上是什幺超级巨乳,可是那种只手可覆、滑腻柔嫩的感觉最是令萧仕廉爱不释手。而今看到了即将产子的孕妇的乳房,仿佛又大了一圈,松软了一些,可是却更加白皙、丰满,那里面一定已经储存了许多的奶水,既是为了即将诞生的宝宝们准备的,当然也少不了他这个当爹的男人共同去品尝的了。虽然脑海里自然而然地播放着自己和宝宝们一起品尝霞儿奶水的诱人画面,但是萧仕廉的身体却没有产生过度的反应,他的心中有的只是对夫人的心疼与关怀。赤裸的霞儿全身上下都沾满了汗水,仿佛刚刚从浴池中沐浴而起。但那些并不是浴池中的水珠,而是发自体内的液体,是霞儿为了抵御疼痛和炎热而作出的最后挣扎。萧仕廉心里暗自下定决心,他以后一定要对霞儿更好一些,做一个女人真的挺不容易的,既要照顾好相公的生活,还要担负起生儿育女的重担。「啊……要出来了,要出来了!」霞儿突然尖声叫喊起来。她的全身仿佛都在用力:她的小手拼命地抓捏着萧仕廉的大手,肚子不断地起伏,两腿用力地蹬在床上,下体的肌肉全部都调动了起来,阴道口也越张越大……「夫人要生了!」接生的大夫紧张地对萧仕廉说道。「霞儿,别害怕,相公就在你的身边……」萧仕廉一只手仍旧握着夫人的小手,另外一只手则放到了她的沾满汗水的脸蛋上,轻轻地抚摸起来。「你再坚持一下,咱们的宝宝马上就要诞生了!」霞儿已经疼痛得没有了回答的力气了,她全身的力量都已经移动到了下体,移动到了那正在从她的体内努力出来的小生命中。霞儿咬着牙,屏着气儿,一点一点地收缩着她的阴道肌肉,带着强烈的痛楚和那幺一丝儿的快感,霞儿感到小宝宝终于一点一点地离开了她的身体……「哇……」一声婴儿的娇啼声打破了房间中紧张的气氛,一个健康的宝宝终于从霞儿的体内完全钻了出来。「哇……」紧接着,一声更加响亮的娇啼声也加入了房间中美妙的婴儿哭声中,第二个小宝宝也顺利而安全地从霞儿的体内诞生到了人间。当第二个婴儿也顺利地哇哇落地后,霞儿这才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全身的肌肉也突然放松了下来,「终于生下来了,苦难的日子终于结束了!」霞儿心里突然感到有些失落感。她仍然无法说话,只是望着相公,脸上露出了笑容。萧仕廉朝夫人会心地一笑。他没有马上去看那两个刚刚诞生的婴儿,而是俯下身子,在霞儿的唇上深情地吻了下去。霞儿的嘴唇有些冰冷,还在不住地颤抖着,她一定还没有从生孩子剧烈的疼痛中恢复过来。萧仕廉没有马上抬起头来,他心疼他的小夫人,他要给予她最温柔的体贴,他要感谢她的辛苦与无私。萧仕廉的嘴唇就这样一直地印在霞儿的唇上,帮助她恢复温度,安抚她不让她颤抖……这对恩爱夫妻一时间忘却了周围的一切,沉浸在了相濡以沫的情感与灵魂的交流当中。而那些大夫与女眷们早已经知趣地离开了房间,有的抱着小婴儿去洗澡,有的则去准备其它事情了。萧仕廉和霞儿的交流仍在继续。萧仕廉已经将他的舌头伸进了霞儿的口中,温柔地舔了起来。被相公温柔地亲吻,使霞儿渐渐地忘却了疼痛,她失去的体力也在一点一点地恢复过来。她也开始回报相公的热吻,将她的舌头也伸进了相公的口中,与相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互相吮吸着、游戏着……「萧侍郎、吴夫人,恭喜恭喜,是一对漂亮的孪生女儿。」萧仕廉夫妻俩的热吻终于被接生大夫的话所打断,萧仕廉这才抬起了头,发现夫人的身上还是一丝不挂地,就顺手拉了一张白布单盖到了她的身上。刚一听到「孪生女儿」这四个字,萧仕廉的心头突然怔了一下,一丝失望之情在心头一闪而过。不过欢喜的心情立即代替了失望,只要平平安安地出生了,他都已经欢喜得不得了了。萧仕廉从大夫的手里接过了一个女婴,好漂亮啊!他发自内心地赞叹道。娇嫩的肌肤、端庄的五官、浅浅的酒窝,她就是刚刚诞生的一个小生命,她就是萧家的延续,是他萧仕廉的第一个女儿啊……突然,他想到一件事情,他问接生大夫说:「她们俩哪个先出生的?」「是这个。」接生大夫笑嘻嘻地指着另外一个护士怀里抱着的女婴对萧仕廉说。萧仕廉立即又去看另外的一个女儿。像,真的太像了。不愧是双胞胎姐妹,两个女儿长得一模一样的,甚至连睡觉的姿势都一样。「那我应该如何去区分她们呢?」萧仕廉有些为难地问。「还真的很好区分,就好像是老天爷故意留下的标志一样……」接生大夫笑着对萧仕廉说:「两个婴儿的胸部都有一个接近圆形的胎记,不过姐姐的胎记在左胸部,而妹妹的胎记在右胸部。」萧仕廉连忙轻轻地掀开了怀里婴儿的襁褓,果然,这个小女儿的右胸部果然有一枚浅浅的胎记。「相公,快把女儿抱给我看看啊!」霞儿着急了,就想从床上起来。「快别动!」萧仕廉连忙阻止了夫人的举动。他和另外的一个护士抱着两个女儿来到了床头,给霞儿看。「好可爱的女儿啊!」霞儿发出了由衷地感叹。「相公快看,女儿们好像在朝着我笑呢。」萧仕廉充满温情地望着小夫人和两个漂亮的小女儿,他的心里豁然开朗了起来:能够为皇帝、为百姓办事情当然是好,但是一旦没有这个机会,家里还有亲人呢,能够让她们过上幸福的生活,这也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啊。「相公,你快点儿给女儿们起个名字吧。」霞儿又对萧仕廉娇声说道。「好,好,好……我这就想,这就给我们的乖女儿们起名字。」萧仕廉微笑着对夫人说。「轰隆……」突然一声晴天霹雳从窗外传入了房间,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很近。屋子里面的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萧仕廉下意识地将怀里的女儿紧紧地搂住了。奇怪的是,两个女儿都没有发出叫喊声,她们的眼睛仍然紧闭着,脸上也仍然带着微笑。萧仕廉还没有从惊吓中反应过来,就听到了屋子外面传来了由轻及重、由远及近的嘈杂声,紧接着大宅子里面的人也开始叫嚷起来……这回萧仕廉听清楚了人们叫喊的内容,因为他们都在歇斯底里地叫喊着同样的六个字:「老天爷下雨啦!」这些声音由十到百、由百到千、由千到万、最后是千千万万的人们一起喊叫这六个字,那种气势,简直就是惊天动地,仿佛连刚才的雷声都可以压制下去一般……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国家队系列

3.0分

3.0分 帝国 1-5

3.0分

3.0分 乱伦系列之嫂子她妈

3.0分

3.0分 乱伦帝国

3.0分

3.0分 乱伦帝国

3.0分

3.0分 小秋四季系列之一1-14合集

3.0分

3.0分 霞思系列(1--12)

3.0分

3.0分 国企淫乱系列屈辱的办公室秘书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5m6.xyz  http://www.fensedh.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