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侠女的悲哀[1-7全]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5m6.xyz  http://www.fensedh.com

侠女的悲哀[1-7全]


(一)大明正德年间、宦官专政,东厂太监刘谨把持朝政、忠良遭害、民不聊生,正德七年六月朔,东厂竟私造圣旨骗在边关练军的兵部尚书杨宇霆回京,后秘密杀害。侠女唐菲盗得假圣旨交与夫君左都御史曾南显,这曾南显虽是文人却一身傲骨、这些年联合数位谏臣力抗东厂、却苦无证据。得到这份假圣旨惊喜万分、当夜挑灯拟奏章、秉笔直书两厂一卫种种恶行、盼明日早朝能一举扳倒阉党。唐菲是峨眉门下、年轻时颇有艳名,是武林中交口称赞的美人,十九岁与曾南显成婚、十余年来夫妻恩爱,膝下生有一女名曾恬儿,年满十五,正是怀春女儿身,俏丽模样不逊唐菲当年。唐菲虽已三十有六,但内功精湛、保养有术、容貌秀丽,肌肤雪嫩,盈盈纤腰,充满着母性的柔媚。这些年跟随史曾南显琴棋书画,多沾文风,浑身透着高贵的气质,同时拥有成熟与娇艳,彷佛一朵怒放的雪莲花,正是女性最有魅力最迷人的时刻!此时唐菲正与夫君磨墨,见曾南显拿到证据如此兴奋、文不加点,洋洋洒洒。心中唉叹一声,书呆子丈夫只知道凭一股正气与东厂斗争,殊不知这些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东厂爪牙背后暗算,如不是自己苦心保护,恐怕早就命丧黄泉了。今天这份假圣旨对东厂颇为要紧,明天一旦公布天下,谁知道要惹来什幺样的腥风血雨?唐菲正在凝神猜想,忽听得宅外有人轻轻敲门,声音三长一段,正是峨眉本派联系的暗号,院子里老仆人已去开门,唐菲开窗望去。只见门口站一青年,身披黑衫,腰悬长剑。这老仆人也有些武功,见来人身带利刃,将身形一摆挡在门口,上下打量一番来人,张口道:少侠是哪里人?何事深夜来此?青年人道:再下薛岳,峨眉晓枫道长门下,来此有紧急事物求见师姑唐女侠。说完解下配剑递了上去,师尊所赐峨眉名剑在此,可为凭证。唐菲在屋中听得仔细,晓枫道长正是自己的师兄,门下也的确有个徒弟叫薛岳,只是未曾谋面。当下快步走过去将宝剑接过来一瞧,正是峨眉镇山之宝流彩虹,心中毫不怀疑。笑容满面说道:「我就是唐菲,薛师侄进屋说话。」薛岳闻听此言插手施礼、「见过师姑。」偷眼观看唐菲,只见穿一身娇黄的长裙,一根黑色丝巾带紧束腰间,把她细腰丰胸,窈窕健美的体态勾勒得鲜明动人,红衣衫的衬托下,一张俏脸愈发显得白哲生动。心念不觉一动,十几年前这唐菲艳色名动江湖、现在看来脸庞并未因岁月的变迁而显得粗糙起皱,身材也未因生育过一女而显得肥肿。比起年轻的少女来,更有着成熟妇人的独特风韵。唐菲见薛岳不说话只是站在那里呆呆的看自己,不觉脸上一红,正要发怒、忽然想起自己还拿着人家的剑,便以为薛岳是想要回宝剑,但又不便张口,随即释然、将将剑递还给薛岳,笑道:「还你、还你、师姑还能赖着你小孩子的东西不成。」这句话将薛岳从遐想中招醒,连忙伸手接过宝剑,装作歉然道:「师姑玩笑了。」心中却还念着唐菲刚刚由嗔反喜、笑芙如花的媚态。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房间,薛岳又与曾南显见礼。随即坐下唐菲问道:「师侄你刚刚说有要紧事情通报我,是什幺事?」薛岳回答:「是这样,我在京城外一处听到东厂二挡头和锦衣卫密谈、言道师姑盗得东厂一要紧物件,今夜打算入府硬抢、所以飞报师姑,赶紧躲藏。」唐菲听后大骇:「消息可靠吗?你不会听错吧?」「不会,我听得很真切,事关人命,请师姑一家尽快离开。」曾南显听后怒吼一声「这帮乱臣贼子!竟敢如此嚣张。我哪里也不去!到要看看这帮阉党能将我这一品言官如何。」薛岳和唐菲连忙苦劝,但曾南显不为所动。唐菲长叹一声,知道夫君脾气:「老爷,就算你要做忠臣,也要为咱们女儿想想。」曾南显嘿了一声正要说话,就听门外一阵奸笑……「现在才想起跑,怕是来不及了吧。」「不好!是番子。」唐菲抄起桌边自己的长剑,薛岳随即跟了出去。只见门口火把一片,三十几个东厂番子,将小院团团围住,当前一人正是东厂二挡头太监吴睿。那老仆人已经抄起一根梢棒退到唐菲身边。「唐菲看了看四周知道今天有一场恶战,自己脱身不难,但丈夫和女儿却不会武功肯定遭难。」随即低声对老仆人道:「一会我和师侄缠住他们,你到后院带恬儿小姐从地道出去,然后到山上那件密室藏身,我们夫妇会去找你。」老仆人点头,向薛岳行了个礼:「拜托薛少侠了。」薛岳已抽剑在手,朝老仆一点头。一声断喝,冲向吴睿摆剑刺去,两人剑来刀往杀在一处,其余番子围住唐菲、曾南显夫妇,唐菲反手将丈夫拉到身后,手中宝剑舞成一片雪花。老仆趁乱撂到几名番子,冲到后院拉起曾恬儿进了密道。唐菲见女儿已经脱险,挥手将几个追过去的番子砍倒,一推曾南显:「你快去,我挡住他们。」曾南显也知道自己在这毫无用处,转身正要后院,却不妨番子阵中射来一支棱箭,力道雄浑、透心而过,一代忠臣瞬间毙命。唐菲见丈夫惨死,惊呼一声,眼前一黑摔倒在地,薛岳一见不好,冲过来拉起唐菲。但此时通往密道的院子已被番子占领,薛岳只能拉着唐菲往墙角退。唐菲双眼通红,剑法散乱,东厂二挡头吴睿见此机会抬手扔出数枚银针,唐菲虽心乱但定力不失,正要侧身避过,谁知道薛岳不知为什幺突然闪道她身边,两人撞在一起,三枚银针打在唐菲的右臂上,唐菲只觉得右臂一麻,当啷一声宝剑落地。薛岳见唐菲受伤,在怀中掏出一把金钱镖向四周一抛,众番子纷纷躲避,趁此机会一托唐菲的手臂,窜过院墙飞身逃走。一名番子举起弓箭要射,吴睿抬手拦住,嘿嘿一笑:「别射,那薛岳是锦衣卫的人。」番子不解看看吴睿吴睿道「薛岳大人虽峨眉门徒、却早投身锦衣卫身为千户、这次与咱家商量好了去骗取信任,好拿回那要紧的玩意,曾南显死了,唐菲孤儿寡妇的只能靠薛岳,圣旨还不手到擒来?」「大人高明。只是锦衣卫与我们素来不合,这次薛岳为何如此卖力?」吴睿又嘿一阵干笑:「薛岳贪花好色,这唐菲又是艳名远播,咱们要圣旨,他定是要美人吧。」「哈哈哈,众番子一阵奸笑。」薛岳拉着唐菲逃出围剿,随即问唐菲,「这附近可有能藏身的地方?」其实他听到唐菲嘱咐老仆去什幺密室,料定圣旨一定在那里藏着。这一问正是为了骗唐菲带他过去。唐菲虽然手臂酸软,意志却很清晰,但哪里知道薛岳的狼子野心,随即说道,山上有一密室藏身,你跟我走。两人偷偷出城、上了城外一处高山,半山腰处有一山神庙,唐菲道供桌下一扳,神像后露出一间密室,两人走了进去。密室里面竟然不小,看来似乎是一个山洞,这山神庙靠山而建,正好将山洞掩盖住。唐菲点亮洞内火把,只觉得腰腿酸软,靠墙一口一口的喘气。然后对薛岳说「咱们在这休息一晚,明早老仆带着恬儿到这里咱们再一起逃。」薛岳点头称是,目光及处,红红的火苗,跳动的火光映在唐菲秀眉轻皱的玉容上,显得分外的美丽,薛岳目光中了魔般不由自主下移,经汗水一浸,唐菲湿透单薄的罗衫,紧贴少妇那独有的成熟胴体。薛岳心中暗想:现在定更刚过,到明早还好长一段时间,这女人定是要等女儿来了才肯取圣旨出来,长夜漫漫、倒不如先玩玩她过过瘾。薛岳这次帮东厂办事,主要就是为了眼前这绝代佳人,现成的机会怎肯放弃。随即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倒出7粒丹药递给唐菲说道:「师姑,你中的银针只怕有毒,我这里有解毒丹药。」唐菲也知道自己中的是毒针,想也没想就吞了下去,那里知道正中了薛岳的奸计。原来这是薛岳和吴睿早就商量定的,吴睿发的银针只是麻药却并没有毒,而薛岳递过去的反而是天下第一春药「合欢散」,平常人吃2粒就控制不住,薛岳担心唐菲内功深湛,竟一次给她服了7粒。合欢散的药性何等霸道、唐菲只觉得丹田以下发烫,双乳不觉缓缓挺起,唐菲心知不好,但已经站立不稳,用手撑住石壁,一双妙目瞪着薛岳问「这药不对!你给我吃了什幺?」薛岳双手抱肩嘿嘿一笑:「师姑啊,这可是好东西啊,师侄多费苦辛才采集齐备,你一下就吃了7颗,当然反应快些。」唐菲只觉得大腿根处越来越痒,怒道:「休要多言,到底是什幺?」薛岳淫笑道:「合欢散啊,我的师姑,味道不错吧,平常的贞洁烈女两粒就受不了、你一服7粒,还不知道一会儿成何等荡妇,师侄我艳福不浅啊。」「天啊!」唐菲心中大悲,双手一推石壁,只想撞死在墙上,免受凌辱。哪想到服药后武功尽失,脚下踉跄,一步不稳要摔倒在地。薛岳怕石头坚硬,摔坏美人,抢步上前,双手托着唐菲的玉臀,一起一落,触及之处,温软无比。唐菲求死不得,内心慌乱,药劲顿起,心中一急昏了过去。薛岳淫笑着看看怀中的女侠。只见唐菲酥胸高耸,柳腰纤细,玉臀浑圆;雪白的玉颈下,松敞的领口缝隙中,粉红色鸳鸯交颈肚兜儿若隐若现,暗香浮动,包裹住的坚挺饱满的双乳,更隐约可见尖巧的两粒红樱桃,伴着呼吸起伏,骄傲地怒挺,煞是动人。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唐菲就开始不由自主的喘息起来,脸如飞霞,此刻的她,感觉浑身上下酥麻无比,犹如蚂蚁爬动,阵阵钻心之痒传遍全身,她需要,她想要……此时,唐菲凤眼朦胧,眼前出现了幻觉,她看着薛岳的英俊的脸庞,正色迷迷的注视着她,一切情境如似梦中,她情不自禁地张开双手,两条玉臂勾缠住薛岳的颈项,琼鼻娇哼,眉眼流动,温声软语,轻声诉说思念与爱意:「师侄……抱抱你的师姑……师侄……奴家好想你……哦……」薛岳怀抱着唐菲,一声声娇媚动人的「好师侄」听在耳里,落在心里,酥酥软软的,柔柔媚媚的,正是唤着自己,而唐菲的娇躯越来越火烫,两条修长的玉腿也交缠在自己腰间不住磨蹭,一副春情难耐的样儿。薛岳低下头,看着几如荡妇一样纠缠的唐菲,那原本端庄的眉宇间春意浓浓,水汪汪的眼眸全是渴望——唐菲已经迷失了本性,肉体的需求将一切道德伦理扔在了脑后,一心求欢的唐菲伸入薛岳的腰下,探手入裤,纤纤素手握着薛岳早已挺直火热的玉茎,秀眸半合中流露出与她素日文弱秀美的端庄神色完全不符的媚荡秋波来。紧接着,她竟然垂下螓首,小巧的樱唇张开把薛岳的粗长玉茎含进了樱桃小口中。薛岳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玉茎进入了她湿热滑软的柔美口腔里,天啦!唐菲小巧的香舌如灵蛇般滑行在薛岳的玉茎上下套弄,一股电流从触及处扩散开来,薛岳全身顿时酥麻,骨节欲酥,一阵快慰不已。随即冷笑,唐菲竟然迷失神智至此了!右手食指挑着唐菲的俏脸,要好好看看这一代女侠风骚入骨的媚态。「好师侄…奴家好想要……要嘛……」唐菲这会儿已经完全沉浸在淫欲的迷乱中了,鲜润的小嘴角边慢慢的溢出一丝乳白色如丝般的液体,她冲着薛岳媚笑着,这种淫靡的景象也同样刺激了薛岳的视角,也刺激着浑身热血加速窜行。香息扑鼻,唐菲红馥馥的俏脸迎面而来,零接触,此时,一条香滑湿腻的柔软物体,顺着唇角滑入了薛岳口里,好香,好甜美的汁液,薛岳贪婪的吸吮着,这是什幺?是唐菲的舌头,薛岳不敢置信,却是如饮甘露。两唇相接,唐菲的舌头滑入薛岳口中,勾引着薛岳,薛岳细细地吸吮她的丁香小舌,电光雷鸣般,唐菲的心理和生理,仅存的一丝理智顿然崩溃了!在这一刻,什幺伦常矜持再也无关重要。「啊……」「好师侄……」「哧」的衣物撕裂声,急促的喘息声,交织在一起,宣告一出好戏的开场。唐菲那精雕细琢的完美身段上,白玉般的美乳丰满圆润,细腰、小腹,保持美丽的曲线,修长的玉腿上没有半点赘肉,那妙相毕露的芳草之地,配合她的绝世姿容,如此真实地呈现于薛岳的眼前。在淫毒催逼下,失去理智的唐菲主动地一手扶着薛岳胯下那挺直粗涨的玉茎,大龟头顶在她满是玉露的玉蚌,缓缓的下坐,「啊……呵……哦……好痛!」唐菲紧蹙黛眉,纵声娇啼,向后仰起了玉体,雪白丰满的双乳高高抛起,一双素手按在薛岳的双腿上,雪白丰腴的玉臀开始没命地上下挺动起来。「呀……啊,啊…………」薛岳火烫的玉茎亢奋的挤入唐菲的玉蚌里,里面湿润滑腻,自己的大龟头一进去,便被玉蚌两边的嫩肉紧紧地吸住,看着唐菲两腿之间那诱人的妙处被自己的巨物强行挤开,不留一丝缝隙,欲仙欲死的快感自胯间直冲天灵,随即全身三万八千个毛孔无一不舒爽,薛岳与唐菲清白贞洁的肉体已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再也不能分开。「滋滋」的云雨声立即春溢山洞。唐菲骑在薛岳的胯上,如同一个优秀的骑手般,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樱桃小嘴里发出撩人的浪叫声,一双小手不住的捏弄着自己那上下乱颤的白嫩丰乳。薛岳扶住了唐菲的细腰,看着自己粗长的玉茎一次次地被唐菲平坦小腹下的那片芳草吞没,配合着唐菲的姿势,亢奋的一次次在唐菲湿滑的阴道抽送着,欲火高涨的薛岳,与唐菲肉体交合的快感令薛岳忘记了一切,忘情而为。「哦……顶到花心了……师侄……好师侄……再来……快……啊……」一连串的淫词浪语从唐菲口中唤出,她已经忘了一切,不知所云的胡乱呼喊着,每一次的肉体交欢都让她婉转娇吟。披肩的长发随着身体的摇晃在空中飞扬飘舞,嫣红的香腮上颗颗香汗滑下,胴体上浮起动人的绯红,那紧密的蚌肉紧夹着薛岳的玉茎,交合处玉露飞溅,点点滴滴顺着薛岳粗壮的玉茎洒落在胯间,地上,草丛间。忽然间她全身一震,头直往后仰,长长的秀发后扬,不到片刻间,她又尝到了令她欲仙欲死的极度的快美。「啊,啊,啊,师侄……你好厉害………师姑上天了。啊…」唐菲星眸紧闭,柔软香润的胴体瘫倒在薛岳的胸膛。薛岳长吁一口气,唐菲体内淫毒肆虐,可累坏薛岳了,连续不断的性交,就是铁打的汉子也吃不消啊!幸好薛岳咬紧牙关,几次在即将泄阳的边缘,没有让唐菲的销魂穴儿榨取精去。然而合欢散的淫毒岂是如此轻易可去过的?「师侄……」唐菲的胴体转瞬又烫热起来,张开的星眸情热似火,水汪汪的要滴出水来似的,樱唇狠狠一口咬着薛岳的肩头,双手指甲陷入薛岳背部肌肉里,丰满白嫩的身子紧紧儿把薛岳缠紧,那诱人的雪臀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前后挺动着,那股子饥渴劲儿好像多久没被男人干过似的。薛岳知道是时候了,双手托住唐菲的纤腰,硬生生的将丰满白嫩的躯体从自己身上拔了出来,唐菲一声悲鸣,陡然从高潮被制止,身体不断扭动,一双水汪汪的妙目哀怨的望着薛岳,红唇不断梦呓:「给我…给我……给我啊」薛岳将唐菲打横揽入怀中、在耳边悄声说「宝贝儿,告诉我圣旨在哪藏着?」唐菲听到圣旨二字,神志忽而一丝清明,内心深处知道这是要紧秘密,不能说。但女性本能的羞赧令她舍不得体味那异样新鲜销魂的快感刺激。理智与欲望、羞耻与本能成为旗鼓相当的对手激烈地交战着……薛岳见唐菲略有迟疑,嘿嘿一笑,一只手紧握住她丰软娇盈、晶莹雪白的怒耸椒乳,手指轻捏揉弄着娇小可爱的美丽乳头,同时不住地用梆硬贲张的龟头在唐菲雪白玉润的大腿和滑嫩的纤纤细腰上摩挲顶动……再低头看怀中佳人,一丝不挂、娇柔无骨、凝脂白雪般的晶莹玉体在他的淫邪轻薄下一阵阵的僵直、绷紧,特别是那粗大火热的棍状物体在她无不敏感的玉肌雪肤上一碰一撞、一弹一顶,更是令唐菲那心儿狂乱、桃腮晕红无伦、更显娇媚……薛岳将另一支轻挑细抹的手指向少妇的花径深处寻幽探秘……「唔——」,嫩滑娇软的花唇蓦地夹紧意欲再行深入的异物……薛岳小心翼翼、一寸寸地探索着神秘幽深的火热腔壁上滑腻无比的粘膜嫩肉,指尖不时地沿着那嫩滑无比的媚肉转着圈……细细地体味着胯下这高贵端庄的师姑那神秘诱人的的轻薄、稚嫩……又用大拇指轻轻拨开柔柔紧闭的娇嫩花唇顶端那滑润无比的包皮,犹如羽毛轻拂般轻轻一揉……「啊——」唐菲如遭雷噬,一丝不挂的赤裸玉体猛地一阵痉挛、僵直,白皙纤秀的一双素手不由地深深抓进薛岳臂膀肌肉内……腰身下意识的弓起、想追回手指的爱抚,失去填补的空虚,不自觉的摇着屁股。薛岳见唐菲如此强烈,心中已有十成把握、用嘴对着唐菲的右耳轻吹一口气。温热的气息透过耳道「咻」地直吹了进去,划过唐菲早已泛红的耳朵上那极其细密的小小绒毛,又吹拂起她贴在耳鬓的几根发丝。两根手指在唐菲蜜穴口若有若无轻轻划过。「小美人,说了我就给你。」「天啊……」唐菲只觉得一股热气透脑而过,全身颤抖,刚刚恢复的一点理智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还有何等物件比得上这天下第一诱惑?唐菲用颤抖葱白细长的手指向墙角一块突起的青石,颤声说:「在那里。」薛岳放脱怀中尤物,走到青石旁边,拿来展开一看,果然是东厂竭尽心力苦苦追求的假圣旨,嘿嘿一笑,卷好后放入自己的衣物中。此时唐菲四肢驻地爬行过来,口中呻吟,媚眼如丝,悄生生的扑到薛岳身边。「什幺侠女,根本就是荡妇……」薛岳一阵冷笑中,现在大事已经办妥,剩下的时间可以肆无忌惮的享用这肉滑的战利品了。薛岳托着唐菲修长雪白的大腿,勃大粗壮的玉茎「滋」的一声,再一次没入唐菲的体内。「喔……师侄……好美……」唐菲淫语稠密,荡声回绕,迫不及待的唐菲下身开始向上迎合,将薛岳的玉茎一寸一寸的,迎向她的花心深处。薛岳用心感觉着唐菲身体内部的蠕动,紧贴着薛岳玉茎寸寸滑进的滋味,温暖的玉蚌紧紧裹着薛岳的玉茎,里面的软肉如水浪似的一波一波涌来,层层深入,甘美多汁,薛岳双手爱不释手揉捏着唐菲的雪乳,那真是无比动人的滋味,薛岳不顾一切用力的干了起来,将那玉茎急急抽送,不时传出「啪啪」之响声。唐菲全身遭受凌击,她感到淫水无限的流出,全身又湿又热,肉壁一阵阵的排挤,知道自己的高潮即将来到。「啊……师侄……用力……再用力点啊。」唐菲狂乱的叫喊着,丰美的肥臀迎合着男人的动作,剧烈上抛。强烈的快感就像黑夜的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刺激着女人眼前时明时暗,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此时她最深刻体会到的却是从自己蜜穴中那巨大粗壮散发着高温的火柱所带来的快感,在那方寸之地,浑圆硕大的龟头在不停的进进出出,浓稠滑腻的蜜汁沾满柱身。「师侄……不……不要……再用力……用力点。」美妇大叫着自己都不明白的话语,大脑被情欲牢牢地控制了,只能随着感官做出忠实的肉体反应。薛岳没有理会女人的叫喊,只是踏踏实实、认认真真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每一次都是全根进出,只留着圆硬的龟头停在女人湿滑紧窄而有温润细腻的花径里。每一次的撞击,紫红的龟头都是毫不留情的挤开蜜穴内热情似火的嫩肉的痴痴缠绕,大力撞击在阴道深处的蕊之中,像极了攻城用的撞门车——努力撞开花蕊娇嫩皮肉的重重堵截,突进女人的子宫,好象进入了金碧辉煌的宫殿,龟头在大肆掠夺,最终因为过分的兴奋倒在了子宫的肉壁上!「我……唔……我受不了……我受不了了啊!」唐菲哭腔大叫:「给我…啊,我要……泻身了。」现在的女侠已经彻底放弃了脑海中那一瞬间的清明,因为麻痹的性神经又传来高潮的信号。蜜穴的内壁已经不堪搓揉,但还是用力的蠕动,做着最后的努力,想紧紧咬住那火烫的龟头,如同婴儿的吮奶一般,渴求着滋润。不过需要的不是香甜的奶水,而是男人的精华!薛岳的大手在两座挺拔圆实的乳房上揉捏着,柔软雪白的乳房在男人的手中变幻着各种形状,美乳的肌肤与红痕辉映。男人的手指不轻不重的在乳房顶端捏着,性感的电流在唐菲胸前激荡。「师姑……我要来了……接好了!」薛岳喘着粗气,低吼着。原本鸡蛋大小的龟头变得更加庞大,在女人红润的穴缝来来回回。男人的速度变慢了,但力量更大。很明显,薛岳想延长自己的时间。但在十数下的力撞后,就再也忍不住了,粗大坚硬的大龟头都快爆炸了,最后一下重重的撞击在子宫的肉璧上,精液像子弹一样射在子宫的最深处,数以万计的精子畅快的遨游在美丽温暖的爱巢之中。唐菲的心被热流击碎,从麻痹的子宫中传来的超强快感,让她芳心欲止,呼吸欲停,「嘤嘤」一声,烫翻起了白眼,幸福的昏了过去。薛岳伏在美妇绝妙的娇躯上,大口口喘着粗气,感受着从这头成熟母兽子宫内传来的美妙抽搐。薛岳不禁嫉妒起曾南显独自享受了美妙绝伦的唐菲十余年来……哼,你死的活该,这等尤物是你一个呆头呆脑的书生该拥有的吗?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侠女的悲哀续

3.0分

3.0分 侠女的悲哀(改编版)1-14全 作者:蓝眼仙狐

3.0分

3.0分 【侠女的悲哀续】【未完】

3.0分

3.0分 侠女失身超色的悲哀

3.0分

3.0分 熟女的悲哀前篇1-5

3.0分

3.0分 女生的悲哀

3.0分

3.0分 子的悲哀

3.0分

3.0分 [仆子的悲哀](幺子的悲哀)作者:约翰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5m6.xyz  http://www.fensedh.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